全站搜索 新闻中心 旅豆作品 深度好文 活动信息

我八年只干了一件事:将一座水库开发成国家级风景区,估值18亿

编者语:

1000个文旅人心中,对文旅有1000种理解,每个人的经历、感悟都不尽相同。

然而文旅人又都有着一个朴素的共识,那就是文旅上承家国情怀,下接人间烟火,虽然做的是立在当代的事情,却会长长久久地影响着子孙后代的生活与家园。

所以,做文旅是一份责任与情怀。

“文旅千人会”就是聚集了这样一群有责任、有情怀的文旅人,他们扎根文旅,深耕不辍,贡献着自己的智慧与力量,也享受着创造美好事业带来的幸福感与价值感。

这个系列访谈记录,会走进他们在文旅行业的成长历程,探究每一个实践、落地背后的心路轨迹,体会他们对于文旅的理解与感悟。

希望以此与更多文旅人产生交流,启发思维,希望帮助大家在文旅各种业态的深度融合与发展中找到更多破局之路。

为旅游而创意,为文化而呼吸,为生态而守望。

“我叫张蔚,一名在景区一线摸爬滚打了十几年的老兵,没有什么高大上的理论知识,只有一些一线的经验和踩过的坑,分享给大家,希望能给大家一些启发。”

NO.1

我的履历很简单,8年、1座水库、18亿

Q:您是什么时候进入文旅行业的,回顾一下都经历过哪些项目与岗位工作呢?

 

张蔚: 回头来看,2010年是我正式进入文旅的一年,也算是人生的分割线,这其中有对文旅行业的热爱成分,更多的是阴差阳错,转瞬就是十二年了。

 

而我的职业生涯开始是在一家工业企业总部做总助,老板是个有情怀的企业家,为了回馈家乡,为家乡投资了一个景区,是个水库。当时景区周边一片荒芜,北京总部没有人愿意去这个项目工作。而我和老板考察时,一眼就看上了这个地方,没想什么代价、回报,就一头扎进了景区开发的工作里。

 

 

一扎就是八年,将一座水库开发成为国家级水利风景区、4A景区、省级度假区,年接待游客80万,收入一个亿。同时,带动了周边景点、酒店、码头、游船、建设用地的整体发展,市场估值十八到二十亿。

 

可能有些人的履历比较炫酷,而我从事文旅行业的履历确实比较简单,8年做了一个水库。

 

Q:这期间都有哪些深刻的记忆和感触呢?

 

张蔚:很多事还历历在目,初涉文旅,面对108平方公里占地的项目,内心无比的惶恐,同时也莫名的激动。面对自己完全陌生的领域,对我来说是巨大的挑战,同时也是实现自我价值的最佳机会。享受了百亿级投资签约的高光时刻,也经历了爬山踩线路迷困在山里等待救援的危机,这些经历让我对文旅越来越敬畏与感恩。

 

所以,感受最深的就是,经受不住磨难、耐不住寂寞是做不了也做不好景区的

 

 

在景区开发的过程中,我身边换了很多同事,有高干子弟、有企业家的孩子、有大学毕业生等等,很难有能工作三年以上的,究其原因,并不复杂,就是耐不住寂寞、抗不住生活的艰苦。这可能是很多景区开发者都要面临的困境。

偏远的地域、泥泞的道路、陌生的环境和复杂的人际关系等等也一度让我产生动摇。最后能坚持下来,除了所谓的热爱和情怀,其实更多的是和我农村出生的经历有关吧。从一开始和村民的对立、对抗、冲突,到景区初具规模后老百姓收入大幅提升,脸上洋溢的笑容,最后到我离开的时候人们的不舍,这个过程让我的精神得到了升华。

 

另外一个记忆比较深刻的就是专业知识的匮乏,从项目立项、环评、防洪评价、土地征收、拆迁、到策划规划、融资、建设、最后运营,每一个词组面对的工作都是巨量的,作为一个项目负责人,哪一个不掌握都会造成巨大的不确定性。可以不会做,但必须要懂,如果不懂那就选择顶级的团队合作,在合作的过程中把它搞懂,这是在做项目的时候学到的一个理念吧,所以跟文旅行业各个优秀的团队沟通、合作、碰撞让我迅速地成长。

 

这也是我第一时间加入“文旅千人会”的原因,永远与优秀的同行在一起学习、交流、成长。

 

NO.2

风萧萧兮易水寒,我与易水湖

Q:进入文旅行业后,与在外面看感觉有什么差别吗?

 

张蔚:没有从事文旅行业之前,觉得文旅行业是个门槛非常底的行业,基本上就是找块资源、圈起来、卖票。

 

真正进入到这个行业后,随着项目的深入,才真正的感觉到了作为文旅操盘手的不易。我在项目上的一天经常是这样的情形,上午穿着工装踩着两脚泥和施工队各种嚷嚷,下午西装革履的接受电视台采访,采访还没结束就被村民拉扯着到他们家地头上说少给他们算了几棵树……

 

Q:你觉得这些经历,给你个人最大的收获是什么呢?

 

张蔚:学会了敬畏。

 

用敬畏的心来开发项目,万物皆有灵,所有的建筑要像从山里面长出来一样和谐自然,你如何对待大自然,大自然就会如何回馈你,这是我从项目上学习到的最宝贵经验。

 

 

大家想象一下十万亩的秃山,我们花了几千万把它租下来,产权还归老百姓,只是鼓励他们种树,我们争取资金种树,种了树产权还归老百姓,前提是不允许随便采伐,不允许私拉乱建。这种行为在当时被认为是傻子才会做的事情,但是我们坚持做了,结果就是在我离开的时候,视线范围内满目苍翠。

 

在我们治理荒山的同时,政府下定决心治理水库,27平方公里的湖面上几万个网箱,劣五类的水质,一到夏天闸口放出去的水都是臭的,网箱清理以后,不到两年,水质迅速恢复到了二类水,可以直接饮用。也因为这个成果,我作为代表多次到水利部汇报工作,也到多个城市去宣讲经验。

 

 

我们真正做了什么治理手段了吗?是有一些,但真正的功劳是大自然的净化力量,只要切断污染源,大自然自我净化的速度让人吃惊。整个占地一百多平方公里的项目,我们的开发体量是非常小的,主要做的就是让山变绿、让水变清,让人们能够拥抱大自然,融入大自然。

 

Q:真的很让人很感动和振奋,大自然在回报人们的真心以待,青山绿水其实不是梦。

张蔚:是的,大自然需要我们用心地去了解它、爱护它。

 

还有个小插曲,觉得很有意思可以和大家分享下,太行山多是石灰岩、片麻岩,特点是土层薄、不存水,绿化非常艰难,所以我定了个规矩,任何人绝对不允许私自拔掉野草,即使野草也让她生长,掩盖裸漏的岩层。

有一次有个新入职的保洁人员,估计是培训不到位,把景区栈道边上的野草清理的干干净净,结果被我看到了,大发雷霆,我是个脾气比较急的人,心疼的我呀,那种感觉无法描述,当下就把人家给停岗了。后来大姐委屈的哭半天,说“我工作这么积极,把栈道清扫的那么干净,连野草都拔得干干净净,为什么还要停我的岗?”

 

可能大家比较好奇这个景区叫什么,在这里隆重推荐:易水湖!温润如玉、烟波浩渺,太行山上镶嵌的一颗璀璨明珠,“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千古绝唱就发生在这里。

易水湖

 

有一组数据和大家分享下:2010年,游客2万人,收入30万;2016年,游客60万,收入7500万。易水湖周边,2010年之前农家院20多家,2016年超过100家、床位2000多个;前几天刚得到的最新数据,整体床位已经超过了5000。

2016年,易水湖举办了河北省首届旅发大会,成为了河北省旅游开发的典范,易水湖和易县都收获了新的机遇,这也让当地经济得到比较的发展

 

到现在离开四年了,回到易水湖,到老乡家里推开门依然能坐到一起吃饭喝酒,这可能就是我最大的收获吧。

 

Q:真好,朴实的温暖。

张蔚:是,人间值得,哈哈。

NO.3

一个可传世的项目是需要养的

Q:现在具体在做什么项目、工作内容呢?

 

张蔚:2018年,创立了自己的公司蔚来风景,主要以策划、营销、景区托管、景区投资为主。现在托管着一个5A、创建2个5A、多家4A,投资部分景区内二消项目。

 

河北清西陵是我接手的第一个5A景区,项目本体很好,世界文化遗产、国家重点文保单位,有厚重的历史、精美的建筑、良好的生态,但是连续创建了四年5A景区,都没有成功,我们团队进驻后,当年就完成了5A景区的验收并挂牌。

 

清西陵

Q:现在服务更多景区了,与以前自己操盘一个景区会有什么不同的感受吗?

张蔚:总结下来就一句话:体制改革,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政府以购买服务的形式引进专业人员,打破国有体制,整体提升景区软硬件,完成蜕变。

 

从骨子里我是一个比较追求完美的人,我创立公司的初衷其实挺虚的,也立了个比较大的愿景,就是通过我团队的托管,让景区更加有质感。

 

清西

我是北方人,最初的很多旅游经历都不好,景区脏乱差、坑人宰人都经历过,尤其是南北方的差异造成的一些不好的体验。

 

所以,让我在涉足旅游行业的时候最关注品质,不管是开发过的景区,还是现在托管的景区,服务品质敢说是北方最好的。

我一直和公司的核心管理层在推广的一个理念就是专业化,不管是一个卫生保洁人员、还是一个停车场指挥人员,都必须掌握专业化的知识,标准化的操作流程,才能给游客提供更有质感的服务,所以我们会花大量的时间来给员工做培训。

 

Q:目前运营景区会面临最大的困难,或者说挑战是什么呢?

 

张蔚:目前遇到最大的困难就是缺人,文旅行业是门槛较低的行业,景区尤为突出,景区从业人员普遍存在以下几个方面的特征:进入门槛低、受教育程度低、老龄化严重、就近就业现象普遍。

 

这里面有大的宏观层面的东西,比如高等院校教育和市场的断层、人口老龄化、薪资较低等;有行业因素,景区普遍远离市区、交通不便、生活比较枯燥等因素导致从业人员的缺口比较大,这是目前公司遇到最大的困难和瓶颈。

Q:那人才的问题你现在是怎么应对、解决的呢?

 

张蔚:1、以人为本,梯队发展,员工第一,我们公司属于管理输出型公司,员工是我们的第一生产力

2、基层员工靠制度,中层员工靠薪资及系统的晋升机制,高管依靠情感维护及股权激励。

 3、与项目所在地的大专院校战略合作,全学龄参与到学生教育并持续性向企业输送人才

4、还有一个我认为很好的经验就是管理人员在一线,这对于景区管理和带队伍是非常好的一个举措,既能做到整个集体没有阶级分化,又能很好的监督一线员工,为游客提供优质服务。

 

Q:也看到你推荐了团队的核心员工加入了千人会,你也积极参加北京的线下沙龙,每次都认真地学习、与老师交流,能感觉到你是一个好学的领导,所以带动着整体团队一起上进学习。

张蔚:文旅行业发展大快了,每天都有新内容、新形式、新业态出来,所以要一直保持着学习的速度与状态。

Q:前面你讲到也在做景区投资,这方面有些什么经验、建议可以分享给大家吗?

 

张蔚:从景区投资的方面总结了三点,区位第一、资源禀赋、政府关系

1、区位第一:京津冀、长三角、港珠澳大湾区、以郑州为核心的中原城市群、昆成渝西南经济圈千万人口量级的城市群为首选,人是一切的根本。

 

2、适度重资产投资,为什么是重资产,是因为钱少了做不出大体量、有质感、极度舒适的产品。

3、一支优秀专业的营销运营团队从策划阶段就介入,运营前置,和设计团队精心打磨。

4、钱袋子要厚,一个可传世的项目是需要时间的沉淀的,是需要养的。

 

NO.4

下一个风口

Q:下一步对企业、项目的发展有哪些规划与设想呢?实现的过程需要哪些资源支持?

张蔚:我对于企业愿景,就是做中国最专业的景区运营管理公司,不求大,做一个项目必须成为标杆,引导越来越多的景区走专业化道路

就整个行业来说,需要从国家层面加大文旅行业从业人员的教育,高等院校专业更加细分,不要还停留在旅游系只培养导游和酒店服务员的窘境。

希望像旅豆学堂这样的专业型企业得到更大地支持,和文旅企业联动形成良性循环。

 

Q:谈谈你对今天中国文旅产业的整体发展的看法,和对未来发展的建议吧。

张蔚:这个话题有点大,我只能从我从事的景区这个领域来谈一些想法,希望能给大家一些启发。

1、从景区发展阶段来看,我认为已经从增量到存量在转变

 

从小平同志登黄山为现代旅游业起始点,到今天疫情常态化下的文旅产业,中国旅游产业发展三个阶段,景区发展经历了核心景观为王(三山五岳,人文遗产) 、硬件建设抢戏(东南沿海华侨城、世界之窗为代表的纯粹以硬件设施硬投)、IP引领(迪士尼、环球影城、长隆系列)三个阶段。

正好贴合从欣赏美丽风景到体验美好生活的观光、休闲、度假逐步转变。

2、从产品结构上,洋和冰雪将成为下一阶段的投资趋势。十四亿中国人口对于海洋的渴望是目前仅有的几个海洋产品远远不够的;冬奥会的举办会极大的促进冰雪产业的发展。

3、从消费结构上,夜游将会成为下一个阶段的风口,游客需要夜游、政府需要夜经济来增量消费。

4、从政策面应该出台更加严格的准入条件,给虚火的文旅产业降降温,将部分资源保留下来,留待后人。

 

对旅豆学堂寄语

旅豆学堂在过去两年疫情影响下仍然不断发展,研发出系列文旅课程,涵盖十余类别56个主题超300节课程,组织了在线交流讨论、共学共进的活动,发起了“2020共助文旅 抗击疫情”全国公益行动。

在旅豆学堂组织的多项活动中,不仅看到了文旅人自我成长,也看到了旅豆学堂服务文旅人的坚决信念。

暂别紫台自飘摇,何惧风雪总潇潇。不见昨夜雨湿处,聊以新颜待今朝。望未来,旅豆学堂能坚持以服务文旅人为核心,培养更多有灵魂的旅游人!

描下方二维码了解更多「文旅千人会」权益,更享超值优惠哦~

*文仅代表受访者个人观点。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展开更多
    1
    点击联系客服咨询!咨询电话:400-8130-588